广东11选5

                                                    来源:广东11选5
                                                    发稿时间:2020-04-09 12:25:31

                                                    英国《卫报》9日称,特朗普威胁停止出资,但实际上美国仍拖欠世卫组织会费2亿美元。特朗普指责世卫在疫情初期应对失败,但各国卫生专家大都认为,世卫以有限的资源很好地完成了工作。乔治城大学公共卫生法教授戈斯汀说,世卫组织的年度预算与美国一家大型医院差不多,美国总统应主动呼吁将世卫预算翻倍,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卫生专家基本都给世卫应对新冠病毒的透明度和效率打高分。向来以挑剔著称的哈佛大学公共卫生教授杰哈说,“世卫组织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现如果不说完美,也是非常好。他们在数据上非常透明,每天都开记者会,非常明白疫情的严重性”。

                                                    实际上,行政中立制度的最初提出,即是为了矫正政党分赃制。特朗普执政以来华盛顿喧嚣不断,但美国联邦机器却依旧正常运转,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即为行政中立制度在非选举季对于党派政治的纠偏。去年以来,在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与“通乌门”事件中,也偶有事务官试图修正显著错误甚至规制总统的迹象,但由于类似事件“政治味道”十足,事务官的中立价值频遭质疑。在火药味十足的2020选举季,面对疫情夹击,“行政中立”又一次彰显出其修复党派矛盾的特殊价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卫生组织在谭德塞总干事领导下,积极履行自身职责,秉持客观科学公正的立场,为协助各国应对疫情、推动国际抗疫合作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可和高度赞誉。“中方将一如既往坚定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工作,支持世卫组织在全球抗疫合作中继续发挥领导作用。”

                                                    当地时间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每日新冠肺炎疫情简报会上再次攻击世卫组织。

                                                    历史地看,两党一直有大搞基建的愿望,白宫2018年、2019年曾两次拿出基建计划,但在“建什么、怎么建、钱哪儿来”三方面,两党分歧严重:民主党偏好“清洁能源”,突出“妇女、少数族裔和老兵群体的参与”,要求“联邦政府注资”,而共和党和白宫力挺煤炭、石油等传统能源,“关注郊区”,倾向于“州和地方政府为主出资”。

                                                    随着疫情发酵,白宫逐步承压,但越来越多的民调显示,民众对特朗普的民意支持不降反升。虽然民意仍以党派划界,但与“医保”、“移民”等议题不同,在特朗普政府抗疫工作问题上倒戈的共和党选民更少,且政府抗疫还获得了更多中间选民的支持。与此同时,虽然多家美国媒体披露美卫生部门和疾控中心“官僚作风”,影射白宫“不作为”,但3月下旬CBS和YouGov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82%的美国人依然信任疾控中心,88%的美国人相信医疗专家的建议。

                                                    截至当地时间13时,加拿大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累计20679例,死亡517例。1月下旬以来,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截至4月9日,全球确诊病例已超过150万,其中美国确诊病例43万多,为全球最高。面对疫情,信息高度自由、科技远远领先的美国也终究未能预知预防。近一个月的全美紧急状态中,国会先后出台三次救灾法案,逐步找到抗疫的“正确姿态”,疫情拐点也因此隐约将至,美国或将在11月大选之前,回到熟悉的“往日世界”。

                                                    如果硬要从疫情中找出“别样红”,大概也只有数字科技。

                                                    路透社9日报道说,正寻求大选连任的特朗普希望经济尽快恢复正常运行,但他的医疗顾问呼吁谨慎以对,担心过早复工可能导致疫情卷土重来。“在未来一年内新冠病毒将广泛、迅速、可怕地传播,可能会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主任英格莱斯比9日这样预测。

                                                    在信息与技术之外,大选年经济维稳的客观需求让特朗普政府在抗疫之初多番调降疫情预期,外界普遍以此为着力点批评白宫抗疫不力。但客观而言,疫情爆发的第一季度恰逢两党党内初选开局,民主党也并未一早“吹哨”而是采取了“搭便车”策略,抓住“疫情不严重”的窗口期竞选。